当前位置:首页>圆觉经注释

圆觉经现代直解

作者:杨馥 时间:2019-02-15 10:47:19   阅读次数:

圆觉经现代直解

明憨山大师著

此经以单法为名,一真法界如来藏心为体,以圆照觉相为宗,以离妄证真为用,以一乘圆顿为教相。

以单法为名者,论云所言法者,谓众生心。圆觉二字,直指一心以为法体。此有多称,亦名大圆满觉,亦名妙觉明心,亦名一真法界,亦云如来藏清净真心。楞伽云寂灭一心,即起信所言一法界大总相法门。体称虽多,总是圆觉妙心。唯此一心,乃十法界凡圣迷悟依正因果之本。为诸佛之本源,号为法身;为众生之心地故名佛性。一切诸法,皆依此心建立,故单以法为名。其大方广乃此心法所具体相用三大之义。然大即体大,谓此一心包法界而有余,扩大虚而无外。横该竖遍大而无外故名大也。方即相大,又方训法也,谓此一心为众生之佛性,以有此性轨别,一闻佛性便能生解。长劫轮回持而不失。故曰轨生物解任持自性。以无相真心而为有相之法则,故方为相大也。广即用大,以称此心体周遍无遗,无刹不现,无物不周,故为用大也。以此法义圆备一心,以此经中直指此心,为生佛迷悟修证之本。故云单法为名也。修多罗是梵语,此云契经。以凡是佛所说之经,通名契经,谓是契理契机之教。但应机有大小,为小乘人说者名不了义经,为大乘人说者,名了义经。谓显了究竟之极谈。以题中通指此经。乃经藏中了义之经,非不了义经也。上十字乃一经所诠之法义,下一经字乃别指当经能诠之文字也。一真法界如来藏心为体者,经云入于神通大光明藏。即如来藏清净心体平等不二。故曰一真,又云如来法界性,究竟圆满,是则名为因地法行。首称大陀罗尼门,即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,为诸佛之因地,菩萨之行本,故以此为一经之体也。以圆照觉相为宗者,经云一切如来本起因地,皆依圆照清净觉相,永断无明,方成佛道。故以为一经之宗也。离妄证真为用者,经云知是空华即无轮转,又云知幻即离,离幻即觉。故以此为用也。一乘圆顿为教相者,以此经纯谈觉性,圆修三观,顿证一心,虽列二十五轮,但是一心转换,并无阶级次第。故以圆顿为教相也。然此五重乃天台释经之轨则,摄尽全经之旨趣。故学者开卷了此,则思之过半矣。

如是我闻。一时,

此下至平等法会总名,证信序以诸经之首,皆有此序名为通序。以阿难请问佛遗命立言证法有所授也。如是我闻者谓阿难结集法藏时,口宣佛言,谓如是之法,我阿难从佛所闻,非臆说也。一时之言本无定指,但是佛与弟子机感会集之时,故凡经皆曰一时。

婆伽婆,

亦云薄伽梵。乃梵音楚夏耳,是佛之果号,此号从来不翻,以有多义故不翻。谓此一语具有六义:一、自在;二、炽盛;三、端严;四、名称;五、吉祥;六、尊贵,皆称佛德。若翻一名则摄义不尽,故存梵语耳。此五不翻之一例也。此为说法主。

入于神通大光明藏三昧正受,一切如来光严住持,

此说经处也。佛有三身谓法报化。所依土亦有三,谓寂光实报庄严及方便有余。法身佛依寂光土,报身佛依实报土,即庐舍那佛住华藏土,与地上菩萨说华严化身。乃释迦佛依人间灵山舍卫一精一舍等处为人天等说三乘法今说经处。言大神通光明藏者,乃常寂光土,是法身所依,言三昧此云正定。正受者乃正定中受用意。显此经乃法报同体之佛所说,正定正受乃自受法乐之处也。一切如来光严住持者,言法性土乃诸佛所证。常寂光土,以光为严,非余宝物庄严也。以此寂光乃法身之安宅,故云住持。即此说处依真便非他佛余处可比,显法最殊胜也。

是诸众生清净觉地,

此言寂光乃生佛平等之实际。谓诸佛之安宅。即是众生本有不迷之觉地。此显真妄不二之真境也。

身心寂灭,平等本际,圆满十方,不二随顺,

此言寂光真境。乃诸佛众生若身若心皆同寂灭平等之实际,此体深也。圆满十方谓用广,言其用圆满含裹十方广大无外也。不二随顺,文倒应云随顺不二,谓一切圣凡皆归此中平等一际,故云随顺不二。

于不二境现诸净土。

上不二境乃诸佛自受法乐之地也,以无身心之相,何有主伴之分。若无主伴,无说无示,则无说法之事矣。今言从不二境现诸净土者,正显从自受用现他受用土,乃为地上菩萨说自性法之报土。此中乃有说听,然此土中虽有说听,而如来尚在三昧未曾出定,何以有说。意显此经乃法身如来所说之法,显示离心意意识境界相,此正如来最胜清净禅,殊非他经可比也,楞伽经中法身说法乃以法证佛,此经以处证佛。二经合观良有深旨。此从来所未达者请深观之。

与大菩萨摩诃萨十万人俱,其名曰文殊师利菩萨、普贤菩萨、普眼菩萨、金刚藏菩萨、弥勒菩萨、清净慧菩萨、威德自在菩萨、辨音菩萨、净诸业障菩萨、普觉菩萨、圆觉菩萨、贤善首菩萨等而为上首,与诸眷属皆入三昧,同住如来平等法会。

此标伴众列上首之名也,十二大士旧解皆以三观释其名,然各具其德,似不必拘。言皆入三昧者,以佛乃即法身之报相,土即寂光之报土,况佛自入三昧说自性法,岂有听众散心而可入耳,故必入三昧然后可同住此平等法会也。问曰主伴皆在三昧,则无听矣,将何以显法耶,答曰此不思议之妙法也。昔空生岩中宴坐,天帝散花赞为善说般若。空生曰我实无说。天帝曰尊者以不说说,我以绝听听。如此说听是真般若。了此可信三昧中善说善听也。旧说菩萨既有启请威仪,必有出入之文,或译人略之。此说太拘,岂不闻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。岂独佛常在定而菩萨便不定耶。八地菩萨现三昧,乐意生身而度生,岂出定耶。若执必出定而有听受启请,则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,岂非菩萨之事,那因便及此,学者识之。

于是文殊师利菩萨,在大众中即从座起,顶礼佛足,右绕三匝,长跪叉手而白佛言

此经家叙置问法之威仪也。

大悲世尊,愿为此会诸来法众,说于如来本起清净因地法行,及诸菩萨于大乘中,发清净心,远离诸病,能使未来末世众生,求大乘者,不堕邪见。

此正陈请辞也。问有二意,一问如来因地发心,依何等法,修何等行,而得成佛。二问菩萨于大乘中已发清净愿成佛度生之心,但不知如何用心修行,得正知见,不堕偏邪之病。若蒙开示,则使未来末世众生有发大乘心者,即依今日所说而修,则不堕邪见矣。此虽为现在而问,其实多为未来之机,此悲愿之心也。

作是语已,五体投地,如是三请,终而复始。

此叙置求法之恳诚也。

尔时,世尊告文殊师利菩萨言:“善哉善哉,善男子,汝等乃能为诸菩萨,咨询如来因地行法,及为末世一切众生求大乘者,得正住持,不堕邪见,汝今谛听,当位汝说。”

此赞善问诫听许说也。下同。

时文殊师利菩萨奉教欢喜,及诸大众默然而听。

此欣承法音冥心伫听也。下同此,以叙十二大士请法之仪。一一皆同其文。最整故不重释。

善男子,无上法王有大陀罗尼门,名为圆觉,流出一切清净、真如、菩提、涅槃、及波罗蜜,教授菩萨。一切如来本起因地,皆依圆照清净觉相,永断无明,方成佛道。

此直示本起因地也。如来因地独标圆觉一法,而为行本。然称此圆觉为陀罗尼门者,梵语陀罗尼,此云总持。谓总一切法持无量义。以此圆觉为十法界大总相门,体一切圣凡依正迷悟因果,皆依此圆觉一心而为建立。以无一法而不具,故曰总;因果纤毫不失不坏,故曰持。一切圣凡无不由之,故称为门。流出者即由此建立之义。然此觉体为诸佛之法身,为众生本觉之心地,虽染而不染,故曰清净。从来不妄不变,故称真如。但以无明障蔽而不现诸佛如来于因地,依此本觉真心,发始觉之智,断尽无明,始本合一,名究竟觉,为得菩提之果,还归寂灭一心,名为圆寂,是称涅槃。是知诸佛果德,皆依此圆觉一心建立,故云流出。然不独佛果即菩萨因地,诸波罗密亦从此出,故云及也。以诸佛之因地,为菩萨之行本,故云教授,是故一切如来成佛本起之因地,更无别法,皆依此圆觉自性之光明,还照寂灭清净之觉体相,即性体也。以此圆满照彻无遗,则无明永断,圆证法身,唯此一法而已,故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,永断无明,方成佛道也。然圆朝即一心三观之智,清净觉相即一心三谛之体。全经但发明此一句而已。问曰:此云有大陀罗尼门名为圆觉,流出一切云云等,与首楞严云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等,语势似同,义有何别。答曰:语虽似同,义有少别。以此经直指觉体,为因地心。彼经以首楞严大定为成佛初心之方便。此体彼用,为不同耳。然所同者,彼经先以不生灭心为本修因,依之建立首楞严大定。然不生灭心即此觉体,彼首楞严定即此圆照清净觉相。以此圆照,即彼大定。此中觉相,即彼不生灭心,摄用归体,究竟无二,故皆为成佛之本。问曰:佛言圆觉陀罗尼门为如来本起之因地,又曰,清净真如则为众生不迷之佛性,又曰皆依圆照清净觉相,则本无无明可断也,忽曰永断无明,方成佛道。则义不相蒙,敢问其旨。答曰:此义幽深,非粗心可拟。请试言之。然圆觉妙心,乃诸佛众生平等无二之法身也。以法身流转五道,名曰众生,然清净真如,乃诸佛之法身,众生之佛性。良由最初一念无明,不觉迷此法身,而成五蕴幻妄之身心,则本有圆觉而为不迷之佛性,以烦恼不能染,故曰清净;本来不妄不变,故曰真如。故清净真如一语,直指众生迷中之佛性也。以诸佛因地,同是众生,但能依本觉之佛性,发起始觉之智,断尽无明,始本合一,名得菩提,还证寂灭一心,故曰涅槃。是则诸佛菩提涅槃之果德,皆从迷返悟,修而后得,故曰永断无明,方成佛道。然修断之方,皆依圆觉自性之智光,还照寂灭清净之心体,故曰圆照清净觉相。以自性光明一照,则无明顿破,故曰永断,此实成佛之秘诀,顿悟顿证之妙门。为如来因地之法行。此经直指一心圆顿之旨,故首揭于此,为一经之宗趣,语义幽深,非浅识可了,故特发之。

云何无明。

此征释无明之体。将显圆照之功也,此征下释。

善男子,一切众生从无始来,种种颠倒,犹如迷人四方易处,妄认四大为自身相,六尘缘影为自心相。譬彼病目,见空中华及第二月,

此释无明之元也。谓众生本有法身,元无生死,今因最初一念不觉之无明,迷本来之佛性,起贪嗔痴,造种种业,妄取六趣之生死,故云种种颠倒。虽在往来生死之中,而法身湛然不动,故如人迷方,而方实不转也。所以迷者,以背法身,但认四大假合之幻身为己身。妄认攀缘六尘影子,妄想缘虑之心为真心。譬如病目,见空中华及第二月。病目喻无明,空华喻妄身,二月喻妄心,认妄失真,故云颠倒。

善男子,空实无华病者妄执,由妄执故,非唯惑此虚空自性,亦复迷彼实华生处。由此妄有,轮转生死,故名无明。

此喻示无明之体也。谓法身本无身心之相。如空本无华。今妄认四大为身,如执空华为实有,由妄执故,不唯迷本法身,故云惑此虚空自性,亦复不知妄身从无明有,故云迷彼实华生处。由此颠倒故,有轮转生死,此乃无明之体也。

善男子,此无明者,非实有体,如梦中人,梦时非无,及至于醒,了无所得,如众空华灭于虚空,不可说言有定灭处。何以故?无生处故,一切众生于无生中,妄见生灭,是故说名轮转生死。

此释无明体空,以明生死本来不有也。以生死乃迷中之颠倒,如梦中事,觉后即空。以生本无生,故灭亦无灭,故如空华无定灭处。

善男子,如来因地修圆觉者,知是空华即无轮转,亦无身心受彼生死,非作故无,本性无故。

此的示顿悟妙门,以显圆照之功,唯一知字也。谓诸佛因地修行,唯以圆觉自性光明,圆照自心寂灭之体,一念了知身心世界,如空中华,本来不有。则生死当下顿断,以身心本空,故无可受生死者。此非造作而后无,特以本来自性元无故也。

彼知觉者,犹如虚空,知虚空者,即空花相,亦不可说,无知觉性,有无俱遣,是则名为净觉随顺。

此遣能所对待之迹,以显圆照平等,寂灭究竟,一心净觉之智也。云彼知觉者,乃指上知是空华之知,即所谓圆照乃自性本有之智光,为能照之智。者字指所照之境,即清净之觉相。如虚空乃喻所照之觉体。所谓清净法身,犹若虚空谓此觉体,虽是本有,向被无明障蔽,从来不觉,今仗智光一照,则无明顿破,本体当下现前,则历劫生死,一时顿断,是所谓知是空华,即无轮转,此特显智照有功也。知虚空者,此者字乃指上能照之智,意谓初以智照惑,惑灭则智亦不存。然所照既寂,若存能照之知,犹是无明,故须遣之,故云知虚空者,即空华相,此则能所双忘,寂照不二,到此唯有如智照体独立,故云亦不可说无知觉性,直至心境两忘,能所俱泯,故云有无俱遣。如此乃合寂灭一心,故云是则名为净觉随顺,此文倒,应云随顺净觉,即前云随顺不二。

何以故?虚空性故,常不动故,如来藏中无起灭故,无知见故,如法界性,究竟圆满遍十方故。是则名为因地法行。

此征释所照寂灭心体,重显绝待真心,以示清净觉相也。何故要重重遣拂能所耶,以寂灭心体,本来如虚空性,常住不动,此显空也。谓今虽有身心生死,本来如空中花,以如来藏中无起灭故,不容有知见故。此显假也。如者称也,谓称法界性,究竟圆满周遍十方故。此显中也,此实妙觉明心之实际,如来因地唯此而已。

菩萨因此于大乘中发清净心,末世众生依此修行,不堕邪见。

菩萨发心,当因此而发,则为真因。众生依此而修,则为正行,故不堕邪见。此结答问意也。

尔时,世尊欲重宣此义,而说偈言:“

文殊汝当知,一切诸如来,

从于本因地,皆以智慧觉。

了达于无明,知彼如空花,

即能免流转,又如梦中人,

醒时不可得。觉者如虚空,

平等不动转,觉遍十方界,

即得成佛道。众幻灭无处,

成道亦无得,本性圆满故。

菩萨于此中,能发菩提心,

末世诸众生,修此免邪见。”

于是普贤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,顶礼佛足,右绕三匝,长跪叉手而白佛言:

请法威仪。

大悲世尊,愿为此会诸菩萨众及为末世一切众生修大乘者,闻此圆觉清净境界,云何修行。世尊,若彼众生,知如幻者,身心亦幻,云何以幻还修于幻?若诸幻性一切尽灭,则无有心,谁为修行?云何复说修行如幻?若诸众生本不修行,于生死中,常居幻化,曾不了知,如幻境界,令妄想心云何解脱?愿为末世一切众生,作何方便,渐次修一习一 ,令诸众生永离诸幻。

此普贤大士闻前开示,蹑迹起疑故。特启请修行方便也。由前佛说,知是空华,即无轮转,亦无身心,受彼生死。此乃一念顿悟。当下顿了生死,则不假修行,更无方便,此则大有径庭,非上上根人,不能领悟,奈何末世众生,上上根者少,若不假修行,必难悟入;若不假方便,不能造修,故此首问修行,以求方便渐次之法也。若谓知是空华,即无轮转,然空华即幻妄也,若纵有众生,能知身心如幻者,若所知是幻,则此能知之身心,亦是幻矣。云何以幻还修于幻耶,此一疑也。若所知之幻既灭,则能知之幻亦灭矣。如此能所皆灭,则无有心矣,又谁为修行之人耶。云何复说修行如幻,此二疑也。若诸众生本不假修行,如此则于生死中,常居幻化,曾不了知如幻境界,是则令妄想心云何解脱耶,此三疑也。因此请问如来,愿说修行之方便,当令众生永离诸幻也。故向下世尊答以众生幻心,还依幻灭,不妨以幻修幻为一答。诸幻灭尽,觉心不动,不入断灭为二答。知幻即离,亦无方便,离幻即觉,亦无渐次为三答。然通释成前章顿悟顿修之意。

作是语已,五体投地,如是三请,终而复始。

此叙求法之恳诚也。

尔时,世尊告普贤菩萨言:“善哉善哉,善男子,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,修一习一 菩萨如幻三昧,方便渐次,令诸众生得离诸幻,汝今谛听,当为汝说。

此赞善问,诫听许说也。

时,普贤菩萨奉教欢喜,及诸大众默然而听。

此欣承法音,冥心伫听也。

善男子,一切众生种种幻化,皆生如来圆觉妙心,犹如空华从空而有,幻华虽灭,空性不坏。众生幻心,还依幻灭,诸幻尽灭,觉心不动。

此答诸幻灭尽,不入断灭。

依幻说觉,亦名为幻,若说有觉,犹未离幻,说无觉者,亦复如是,是故幻灭,名为不动。

此答以幻修幻,以释成不入断灭之意也。谓以觉觉幻,觉亦是幻,故云依幻说觉,亦名为幻。若说幻灭而觉存者,此亦是幻,故云若说有觉,犹未离幻。若更起一见,说幻灭而觉亦无者,亦复是幻。何也,以未达究竟实际故也。直须有无俱遣,照体独立。故云幻灭名为不动,以种种幻化,皆生圆觉妙心。故诸幻灭尽,觉心不动也。

善男子,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,应当远离一切幻化虚妄境界,由坚执持远离心故,心如幻者,亦复远离,

此示离幻方便,以答永离诸幻之情,以遣离幻之心也。谓知是幻,方起能离之心。诸幻既灭,若坚执有能离之心,此心亦如幻者。故应亦复远离。此遣第一重能离之心也。

远离为幻,亦复远离,

此遣第二重离心之离也。谓初以知离幻,幻灭则遣能知之心。若能知已泯,则此离亦如幻,故云远离为幻,亦复远离

离远离幻,亦复远离,

此遣第三重离上之离也。所谓遣遣也。

得无所离,即除诸幻。譬如钻火,两木相因,火出木尽,灰飞烟灭,以幻修幻亦复如是,诸幻灭尽,不入断灭。

此言遣之又遣,以致无遣。故云得无所离,即除诸幻也。钻火喻诸幻智,灰飞烟灭以喻遣遣。唯有地存故。喻不入断灭。此总结答问意也。

善男子,知幻即离,不作方便,离幻即觉,亦无渐次。

此结示顿悟顿证。以显究竟一心之旨也。问曰:上答以幻修幻。遣之又遣,皆是方便渐次之意。今结示云,不作方便,亦无渐次,岂佛自语相违耶。答曰:此义幽玄,诚难体会,上云种种幻化,皆生如来圆觉妙心。虽云重重遣拂者,所遣拂者,总是一幻,谓此妙觉心中,凡有起心动念丝毫,见处未忘,通皆是幻。若知到底是幻,则一切诸幻自离,但知而已。又何别作方便。若但存执著之心,即是知见未忘。便名微细法执。了达一切皆幻,则当下消亡,全体自现。故云知幻即离,离幻即觉。正如香象渡河,一踏到底。所谓不作方便。亦无渐次也。

一切菩萨及末世众生,依此修行,如是乃能永离诸幻。

此结酬问意也。谓必要如是重重遣拂,乃能永离诸幻也。


本文链接:圆觉经现代直解

上一篇:八大圆觉经什么意思

下一篇:圆觉经白话讲义